您的位置: > 首页 > 警示教育 > 警示教育

警示教育

“消业”殃及他残障女儿

    他叫桑沐麟,今年69岁,家住上海浦东航浜社区,女儿桑小慧,1992年4月出生。他老来得女那是倍加幸喜,遗憾的是女儿因早产体质虚弱,智力低下并伴有轻微残疾,他带女儿四处寻医问诊,要为女儿尽好做父亲的责任。自他习练法轮功,“消业”祛病殃及女儿,使她深受其害,延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,差一点还要了女儿的性命,醒悟后的他至今仍悔恨不已。  1997年的秋天,他带女儿到城里一家医院做康复治...

2016-07-06 10:04:42

生物学博士拒医差点丧命

     樊吉俊,男,今年57岁,生物学博士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作为人才引进来到上海,在一家医药研究机构工作。他曾有意结合气功研究医药,而“消业论”、“超常科学”却使他两度误入法轮功,大好时光白白流逝,最终疾病使他幡然醒悟,终于走出了邪教法轮功,获得了新生。  “人究竟来自哪里,又将走向何方?”自小好学上进他,喜欢思考,许多哲学问题一直困扰着他,渐渐感觉知识就如一个圆,面...

2016-07-06 10:03:08

法轮功害死了他们夫妻俩

         上世纪八十年代,从东北来上海打工的夫妻俩,他们是较早进城的农民工。丈夫叫武福昶、妻子叫庄秀玉,夫妻俩美好的憧憬,几年的打拼,家庭和事业都有了很好的发展。1998年双双习练法轮功,一个是有病不治离开了人世,一个是外出讲真相不幸落入江中溺亡,撇下一双年幼的儿女不得不送进孤儿院。  听他们东北老乡讲,这夫妻俩青梅...

2016-07-06 10:01:16

从邪教阴霾中走出来

        高文青,今年67岁,家住上海浦东,社区医生。从1997年开始习练“法轮功”,曾鬼使神差地深信不疑,1999年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,他不但不悔悟,反而还纠集几名同修进京“护法”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。沉痛的教训,害人的“大法”,真是悔不当初。新的生活,人生的感悟一步步地使他从法轮功邪教的阴霾中走了出来,获得了新生,身心感到格外的轻松...

2016-07-06 09:58:25

我给李洪志上一堂人性课

    近日,凯风网友们纷纷站出来给李洪志大师补课,从中看到大师的知识欠缺的实在太多了。大师知识不仅不够精专,而且知识面也太窄了。仅仅初中毕业的“宇宙主佛”对于那些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前是古代,后是未来的广博知识,怕是今生今世也难补全了。我看这些补来补去,都是理论知识,大师缺少的还有一堂人性课,就由我来给补一堂吧。   “人性,顾名思义,指人的性情。人性的另一种含义指的是作为人应有的正面、积极...

2014-12-02 00:00:00

没“圆满”,反而贫病交困

没“圆满”,反而贫病交困 作者:陆亚平(口述)戴宏(整理)   我叫陆亚平,上海市浦东新区人。上世纪90年代,房地产业兴起带动了家具业,正当盛年的我看准商机,倾尽所有积蓄,于1992年在一处好地段购买了面积一百多平米的门店房,开了一个家具店,它是我脱贫致富的唯一指望。因我尽心尽力、诚信经营,一年下来也有好几万元的收入,那时,守着老婆女儿,小日子过得还算美满。  1995年底的一天早晨,我路过临...

2014-05-07 00:00:00

“消业祛病”害姐姐英年早逝

“消业祛病”害姐姐英年早逝 作者:黄春艳(口述) 戴宏(整理)   姐姐离世五年多了,但在我心中却始终无法抹去对姐姐逝去的内疚。  我叫黄春艳,是上海浦汇医院内科医师。姐姐黄秋艳,一直体弱多病,患有心脏病、胃溃疡、胆囊炎、风湿性关节炎等病症,从小就与药相伴。自我学医的时候起,姐姐便成了我的老病号,她不舒服了就向我求救,我也自热而然成了姐姐的“家庭医生”。  1998年12月的一天下午,我从姐姐...

2014-03-17 00:00:00

阚仕林:“消业”害死了我妻子

阚仕林:“消业”害死了我妻子  作者:阚仕林(口述)     戴宏(整理)我叫阚仕林,今年65岁,家住上海浦东塘坊社区,海员退休。妻子杨守霞,小我两岁,我们夫妻原本幸福退休生活,因为“法轮功”而改变了。  1997年8 月的一天,邻居张阿姨手捧一本《转法轮》到了我家,并说:“这个功法很神奇,不用打针吃药,能够‘消业’祛病,保佑家人平安”。当时妻子正因为患有心脏 病、胃溃疡、...

2014-01-22 00:00:00

全能神害苦了我们母女

    我叫龚敏芳,今年61岁,家住上海浦东尚府社区。原籍江苏扬州,13岁跟随父亲来到上海。1979年结婚,1980年4月怀孕仅七个多月早产生下女儿圆圆。她两岁多还不会站立和走路,医生诊断为痉挛性脑性瘫痪。为此,丈夫成天唉声叹气,婆婆总是抱怨不止,婚姻维持不到三年便离了婚,残疾女儿由我抚养。“儿是娘身上掉下的肉”,我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女儿身上,那时,我在一家食品厂工作,收入不多,但我...

2013-07-12 00:00:00

“东方闪电”拆散了我的家

       我叫邵朋均,今年52岁,妻子陈萌丽,小我两岁。我们老家在温州,为了给子女提供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2000年我们举家来到上海做房地产生意,我主外,她主内。萌丽虽只有初中文化,但贤惠能干,把家务打理得舒舒齐齐,我也生意做得顺畅,很快于2003年在浦东川沙买了一栋小别墅,两个孩子也都读完大学就了业。  我们夫妇俩都是虔诚的基督徒,每个星期天都要到市中心的教堂...

2013-07-04 00:00:00
0.0117s